關於部落格
  • 20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從全球第一到財務危機的失敗學

 

商業周刊986期   / 文●鄭克安

艾克爾被日月光打敗,又因拖延財報險下市
購併策略慢半拍且未見效,讓艾克爾吃足苦頭;操作高財務槓桿償債,竟又意外引發資金週轉問題。從這一連串策略失誤中,可以學到什麼教訓?

商周第986
出刊日2006.9.16
全球半導體封裝測試第二大廠艾克爾(Amkor)近兩個月頻傳財務危機,甚至有法人分析師開始「下注」艾克爾何時提出破產保護。 艾克爾無法於八月十五日規定的期限前,向美國證管會(SEC)提交第二季財報,因而面對債券債權人龐大的提前贖回壓力,股市投資人也大拋手中持股。艾克爾則不斷發出聲明,希望債權人可以同意展延還款期限。 紛亂之際,艾克爾終於趕在十月六日上傳今年第二季及一九九八年以來重新檢視過的財報,暫時化解危機。 由於是在美國股市六日收盤後才提交新財報,艾克爾收盤後的交易價格一舉攀升將近三○%,從五.○五美元漲至六.五六美元。相較於當天開盤時大跌一○.九三%的走勢,股價如坐雲霄飛車一般起伏動盪。 為搶市占率買IBM兩座廠種下惡因
分析艾克爾第二季財報,上半年營業額十三億三千萬美元(比去年同期成長四六‧八六%),淨利更達五千九百萬美元。但如果換成現金流量基礎觀察,該公司上半年營運活動的現金淨流入僅二億四千萬美元,設備及廠房支出金額卻達一億七千萬美元,加上高達八億三千萬美元的長短期償債現金流出,若不是靠著動用短期循環借款一億一千萬美元,以及發行公司債借入的五億九千萬美元,公司現金部位根本難以週轉。 觀察艾克爾二○○五年的營業活動現金淨收入,由二億二千萬美元大幅滑落到不足一億美元,造成當年現金部位大幅減少一億七千萬美 元,可說是肇因。即使今年上半年獲得改善,但在沒有先期規畫因應大筆償債支出的情況下,一旦稍有預期外的情況,如第三季營運不如預期、借新債還舊債被拒,財務危機隨時可能再度引爆。 在二○○四年之前,「韓裔美籍」的艾克爾一直穩坐全球第一大封測廠寶座。然而當時第二大的日月光以購併方式擴大市占率基礎,一九九九年拿下摩托羅拉中壢及韓國封測廠,進而取得摩托羅拉的封測訂單,艾克爾早就開始感受到日月光攻城略地的壓力。 二○○一年的全球半導體景氣大崩盤,日月光卻大舉投資高階覆晶封裝及測試產能,雖然飽受虧損之苦,但也因此逐漸拉近與艾克爾間的規模差距。而日月光追上艾克爾的最後一步棋,就是二○○四年初宣布買下NEC日本山形廠。 相對於日月光積極購併、擴大產能,在五年前景氣大跌時期,艾克爾選擇了保守的資本支出策略。面對日月光積極購併擴產的手筆,眼看將要被追上,艾克爾自然不會坐視不管。為了拉大與日月光間的市占率差距,艾克爾三年前改弦易轍,也開始採取積極購併的策略。 就在日月光買下NEC山形廠後數個月,二○○四年時艾克爾也耗費一億四千五百萬美元高價,買下IBM位於新加坡及中國上海的兩座封測廠,之後又宣布以四千八百萬美元買下台灣的悠立半導體過半股權,這也成為艾克爾由盛轉衰的關鍵原因。 購併案遭質疑頻換決策者,削弱競爭力
然而,艾克爾的購併策略玩不過台灣廠商,主要原因在於日月光以四千萬美元現金,概括承受NEC廠約三千萬美元人事成本及負債方式,取得了一年營收高達兩億美元的封測廠,怎麼看都是件划算的購併案。 艾克爾花了一億四千五百萬美元,買下的IBM新加坡廠及中國廠,其中新加坡廠讓艾克爾取得了IBM的封測訂單,中國廠卻一直未能開出產能,無法真正挹注艾克爾營收。 以二○○四年第二季這兩家大廠的財報做比較,艾克爾的EBITDA Margin(稅前息前折舊攤銷前獲利率)為一八%,日月光則高達三○%,財務結構明顯優於艾克爾。 艾克爾直到二○○五年第三季後,營收才見到較大幅度的成長,但近一年的成長停滯,已經讓日月光於二○○五年搶下全球最大封測廠龍頭寶座。 艾克爾收購IBM封測廠花掉一億四千五百萬美元,買悠立股權用掉四千八百萬美元,未立即帶來實質營收。撒出大筆現金及債券進行購併,卻對艾克爾本來的財務結構造成更大的傷害,決策者因此必須扛下連帶責任,結果造成艾克爾高階人事異動頻仍,進一步削弱艾克爾的競爭力。 二○○四年其總裁及營運長傅雷曼(Bruce Freyman)主導IBM購併案及入股台灣悠立半導體的投資案,但就在宣布買下悠立股權的隔天,傅雷曼竟在龐大內部壓力下掛冠求去,總裁及營運長位置再度由前總裁布魯其接手,直到去年底布魯其正式退休,所有大權才由董事長韓裔James Kim一肩扛下。 去年底,全球半導體景氣開始復甦,在整合元件製造廠(IDM)擴大封測委外代工的趨勢下,各大封測廠營收都有很不錯的成長動能,艾克爾去年第四季也總算轉虧為盈,今年前兩季並維持獲利狀態。 後續仍存危機業界分食訂單,漁翁得利
理論上,艾克爾利用高財務槓桿來清償債款,看起來不應發生資金週轉不順問題,但美國證管會要求在美上市公司重新檢視股票選擇權(stock option)費用認列問題,卻意外揭開艾克爾新一波財務危機。 艾克爾無法在八月中旬向美國證管會提出第二季財報,主因在其必須於費用上追加認列股票選擇權,財報因此須重新編製。雖然美國證管會表示,十月九日前若能提出第二季財報,就可免除下市危機,但是艾克爾仍因此面臨債券債權人龐大的提前贖回壓力,因而引爆資金週轉的新地雷。 兩年前逾兩億美元的大手筆購併,使得艾克爾這幾年都在陸續付款,手中約當現金低於正常水準。今年第二季末現金水位僅一億四千餘萬美元,扣除基本營運所需的一億美元,只剩四千萬美元的餘額,再拿來應付總額達十五億美元的債權,有很大的還款壓力。 艾克爾未來要再向資本市場融資,必然不是簡單的事,未來一至兩年內如何維持封測大廠的資本支出,都將面臨難題。若再遭遇半導體不景氣,債權人是否再向艾克爾請求提前贖回債款,仍是未知數。 也由於財務危機為後續發展增添疑慮,長期而言,艾克爾原客戶有可能將新訂單移轉至其他封測廠,有能力接下艾克爾手中大客戶訂單者,包括日月光、矽品、新科金朋(STATS ChipPAC)等封測大廠,將成為在這場風波中漁翁得利的一方。 本文章由「商業周刊」授權刊登,更多內容請見本期商業周刊

資料來源 摘自:全球華文行銷知識庫

資料來源 :1758網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